中学语文网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中学语文网 > 初二语文 > 正文
2021-11-08 略说《中国净土宗》三
2021-11-08 略说《中国净土宗》三
提示:

2021-11-08 略说《中国净土宗》三

(第六十一段)中国净土宗大师:道绰

道绰大师俗姓卫,并州今山西太原文水人,是继承北魏昙鸾一系净土思想的大师。他十四岁时出家,对“大涅槃经”有特别的研究,曾开讲二十四遍。后于太原蒙山开化寺师从慧瓒禅师,研究空理,对禅学有很深的造诣。




隋大业五年公元(609年),他到文水石壁玄中寺,寺为昙鸾所建立,他见到记载昙鸾念佛往生种种瑞应的碑文极为感动,于是即舍“涅槃”讲说,修习净土行业,一心专念阿弥陀佛,观想礼拜,精勤不断,并为信众开讲《观无量寿经》约二百遍,词旨明畅,辩才无碍,每当他讲经散席,大众皆欢喜赞叹,念佛的声音响彻山谷,他所住的玄中寺属西河汶水之地,故后人又称他为西河禅师,前去皈依的人络绎不绝。

道绰每日自己念佛,以七万遍为限,并广劝道俗信众称念阿弥陀佛名,以麻豆等记数,每一称名便下一粒,念念相次,累积得数百斛,其中最上的念得豆量八、九十石,中等的念得五十石,最少的也念得二十“石”。

“石”是古时的计量单位,历代算法不一,唐朝算作97公斤、清朝算作50公斤,这里可按唐时期的算法算。后来他又教人作念珠以为数法。他经常自己穿制念珠,送给“四众”:四众指出家修行的男女二众和在家学佛的男女二众合称四众。教他们称念佛号,教导信众不向西方涕唾便利,不背向西方坐卧,有些不信净土法门的人想加诽谤,但一接触到道绰的风采都改容归向。由于他热忱弘化,当时的晋阳、太原、文水三县七岁以上的男女都会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。

唐太宗贞观二年即公元(628年)4月8日,他曾大力召集出家人和在家人于玄中寺,祝佛陀降诞。其后唐太宗因文德皇后有病,曾驱车到玄中寺访道绰,供养祈愿,可见道绰当时已是德高望重,名声远扬了。他七十岁时,忽然龀齿新生,一如童年,真正的返老还童了,加以神气清健,容光焕发,弘讲净业,滔滔不绝。




道绰净土学的特色,是他重视经证。他在自己所作《安乐集》的卷首就说:“此所引用的经律论释,多至四十余部,其中常引用的除《无量寿经》、《观无量寿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此净土三经外,还引用有《大集经》、《涅槃经》、《华严经》、《维摩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《般若经》等经论,以及此土昙鸾等。由此可以窥见他的博学。

道绰主张教法应该和时机相应,他在《安乐集》卷上,根据《大集月藏经》所说:佛灭度后有五个五百年,最后一个五百年为末法开始时期,主张应该修福忏除罪障,并认为念佛一门最为应机。他把佛的教法分为圣道、净土二门。圣道门非末法钝根众生所能领悟求证;只有净土门简要易行,乘佛的本愿力即能往生净土,所以他一生都宣扬净土法门。

关于净土生因的问题,道绰主张以菩提心为其根本、以念佛三昧为其要行。并引天亲“净土论”中之“发菩提心即是愿作佛心,愿作佛心即是度众生心”的说法以为证明。

他更广引诸经证明念佛三昧的不可思议功德,强调修此三昧必能见佛,命终之后即生佛前。又说念佛三昧具足一切四摄六度,能消灭过去、未来及现在的一切诸障。诸障主要有二、即:




1、烦恼障:烦恼障来自于见惑和思惑,此二惑是以迷理和迷事来分别的,迷于理而起之惑如:身见、边见、见取见、邪见、戒禁取见这五不正见,叫做见惑;迷于事而起之惑如: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这五大根本烦恼,叫做思惑。

此见思二惑是正受三界生死的因,断此二惑才能免三界的生死。断的次第,须先断见惑、次断思惑。断见惑之位、叫做见道;断思惑之位、叫做修道;二惑俱断之位、叫做无学道或阿罗汉道,已了脱生死烦恼。如果见思二惑未断,就会生烦恼障,障菩提路。

2、所知障:所知障又称为无明惑,事障、性障。是因为对法界实相正理的无知,导致无法证知法界的真实相,无法证知一切法的根源,因此而无法成就佛道,说的是对于法界实相的所知不足,多指二乘人著涅槃相,生法执,成为佛道上的障碍,障碍第一义谛。

而念佛就能灭除以上所说二障,直通究竟菩提道。从道绰所引《般舟经》的“常念我名”及《观佛三昧经》的“观佛相好”中的文字来看,道绰的念佛三昧包含“称名”和“观念”两种念佛的方法,即:

一、称名念佛:是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,于昼夜间,一心专注,或一万声、或十万声不等。如是长期坚持,则念念不断,纯一无杂,临命终时,就一定能见到阿弥陀佛现身来迎,接往极乐世界。




二、观念念佛:是观想忆念阿弥陀佛,就是观想阿弥陀佛具足如来、不生、正遍知等果德身相;观想阿弥陀佛无所从来、亦无所去;观想阿弥陀佛不生不灭之金刚法身;观想阿弥陀佛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之一切种智。作阿弥陀佛观想的人,先应当想像,想阿弥陀佛的金身佛像,想到闭目开目即睁眼闭眼都可看见阿弥陀佛的宝像,同时再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,如此坚持不懈,临终即得往生弥陀佛国,此名观念念佛。

道绰在念佛行证上与昙鸾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,在这种思想的感化下而归向净土法门的有道扰、僧衍、尼大明月、善导等,而以善导为最杰出。道扰是长安洪福寺的名僧,特地到玄中寺访问道绰,和他共修净土法门,对于净土教义的弘扬起了不少作用。他每和道绰相见,必指在极乐净土相会。道绰死后三日,道扰闻讯叹说:“我常以为我会先走,结果还是走在后面了,我应该再加一息之功,见佛可追矣!”随后在佛像前叩头忏悔,退回其位,安然坐化。

还有僧衍,并州汶水人,最初修的是弥勒净土法,希望能往生兜率天内院,年九十岁以后,遇道绰讲《观无量寿经》,于是开始归心弥陀净土,每日早晨礼佛千拜、念佛万声。

还有尼大明月,介州平遥人,也是在晚年六十岁时即贞观初遇着玄中寺道绰讲《无量寿经》,教念阿弥陀佛。她从此在净室念诵,同时传教其妹少明月,与其一同念佛。

还有善导,曾访问道绰于玄中寺,道绰授以《观无量寿经》并净土教义。他后来到长安,大力弘扬念佛法门,极受道俗的敬信,成为道绰以后唐代净土教史上最杰出的人物。受道绰感化而归向净土的人很多,这只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个。




贞观19年即公元(645年)4月24日,道绰大师预知时至,与僧俗告别,27日于玄中寺入寂,有许多瑞相现前,时年84岁。他著有《安乐集》二卷,至今仍在流传,他往生的品位也很高。

2021-11-14 略说《净土宗》十六
提示:

2021-11-14 略说《净土宗》十六

(第七十四段)净土宗三流分化

净土宗在中国大乘佛教八大宗派中,始于东晋时期,由慧远大师在东林寺结莲社,莲社有明确的纲要,以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为宗旨,从这里算起,净土宗是在几大宗派中最先创宗的,而在末法末期又是最后灭的一个法门,是实至名归,体系最庞大的普度众生法,受到其他所有宗派的遵从推广。




净土宗传承至今,有近二千年的历史,在近二千年的历史中,对弘扬净土法门作出重大贡献,至目前为止,共有十三人,被尊为十三代祖师。另有两位大师即昙鸾和道绰,对净土法门的影响和贡献,也非常之大,善导大师都曾在二位大师座下受法,所以,这次在介绍十三代祖师时,将二位大师按时间顺序排在了慧远祖师的后面,共计十三代祖师、两位大师,他们分别是以上介绍的:

始祖慧远、大师昙鸾、大师道绰、二祖善导、三祖承远、四祖法照、五祖少康、六祖永明、七祖省常、八祖莲池、九祖蕅益、十祖行策、十一祖实贤、十二祖际醒、十三祖印光。

回顾佛法进入中国,自开宗立派以来,宗与宗之间、派与派之间、法门与法门之间、派内见解之间,一直都有高低之争,现在有一种说法,说善导大师是纯正的净土思想,其他祖师的净土思想是不纯正的,这种说法是不对的,因为大师们即便有不同的说法,也只是对机而言的方便法,这些法都犹如百川归海一样,虽然百川来处不同,但最终都归入大海;佛法也是如此,虽有不同说法,但最后都归于净土。

历史是发展的,佛法的教相也不是一尘不变的,善导之后,净土宗分化为三流,这三流是人为的划分,也可说成是时代的要求,因为念佛法门并非单一,人们的思想也是多样化的,有些人喜欢简单的修法,比如念佛号就行了;而有些人却喜欢难度高见效快的修法,比如禅净双修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,于是在善导之后的净土宗内部就出现了三个流派,即:




1、少康流:少康是净宗第五代祖师,他的特点是抛开其他法门,依信愿行,专称佛名,不论在何时何地,只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名号,念念相续,不间断、不夹杂,这样到临终时,就能蒙佛接引,往生到极乐世界。追随这种教法的名少康流。

2、慧远流:慧远是净土宗初祖,是净土宗的创始人,他的特点是重悟解,就是在念佛的同时去参悟自性,在自性中念佛,由此而证入念佛三昧,亲见极乐胜景及西方三圣、海众菩萨等,这样到临终时,就能蒙佛接引,往生到极乐世界去,品味决定在上三品。这种修法难度要大一些,追随这种教法的名慧远流、

3、慈愍流:慈愍全称慈愍慧日,是净土宗第三代祖师承远的老师,他的特点是“教、禅、戒、净”兼修,他教念佛法门时说:“圣教所说正禅定者,制心一处,念念相续;离于昏掉,平等持心;若睡眠覆障,即须策勤念佛、诵经、礼拜、行道;懂教理者还应讲经说法教化众生,万行无废;所修行业,尽皆回向往生西方净土。”

这种修法以戒律为基础,兼修教下、禅宗、净土,像禅净合一的修法,更像杂修法,就是将所修的一切善法都回向给极乐世界以求得往生。照这样修,可速得禅定、解脱、神通、圣果、自在;就一定能往生弥陀净土,而且往生品位很高。这种修法难度要大一些,追随这种教法的名慈愍流。




以上所说三流都从不同层面地反映了善导大师的思想,而且三流的划分也只是应机的差别,并无实质性高下,关键是看自己适应那种修法,适应专称佛名者,可多了解少康大师的教学方法;有禅定基础的,可多了解慧远大师的念佛三昧法;兼修教下、宗门,律法而回向西方净土的,可多了解慈愍大师的教学风格。

这三种念佛法,都与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是一致的,都如同甘露,可令不同根性的人,得到属于自己的甜蜜。哪有什么纯正与不纯正之分!所以,学法之人,当一心专念,别为一些无益的纷争而耽误了自己往生的正事。

佛学界中一些有学之士认为:“唐朝中期之前,学习佛教的多是社会上流人士,而昙鸾、道绰和善导开创出的持名念佛,以其简便易行的修持方法,打开了通往民间的大门,奠定了民间佛教的信仰格局,在中国佛教史上具有划时代和里程碑的重要意义。

唐武宗灭佛后,不少宗派一蹶不振甚至消亡,但净土宗却呈现出了劫后余生,欣欣向荣的强大生命力,宋代开始的禅净合流,带动了天台、华严、法相和律宗同归净土。

明清以后,净土宗更是一枝独秀,成为中国民众宗教信仰的中心。”一句“阿弥陀佛”、熄灭了人间多少仇与怨;一句“阿弥陀佛”、带给了人们多少真与善;一句“阿弥陀佛”、给人们带来了又何止是无限的希望!




净土宗的核心思想不像其它宗派那样复杂,只有“阿弥陀佛”这一句话,这一句话不仅受到中国人民的喜爱,也赢得了世界人民的赞叹。这是净土宗历劫不衰,辉煌依旧的根本所在,也是法由人兴的见证。

由于净土法门早已普及并深入人心,以上仅简单地介绍了各位祖师的行证及弘法事迹,供念佛人参阅。净土宗最深入、最全面的行门,在《观无量寿经》里,里面所说的十六观,每一观都是净土之法、成佛之道。

净土法门摄机最广,正如印光大师所说:“三根普被、利钝全收。”易修易成、即圆即顿,是殊胜超绝、不可思议的大乘法门,在“经、律、论”三藏经典中,只有在《华严经》中里,讲到阿鼻地狱里的众生,一因夙根成熟,只要蒙受佛光即可顿超极苦。在《观无量寿经》中,下品下生是允许犯五逆十恶、罪大恶极之人,能于急迫危难之时,一念而脱离极苦,往生到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,这是一切教典上所没有谈及过的,可见其殊胜非常,实为不可思议。

阿弥陀佛的愿力,非但凡夫小机的人不能测度,就是小乘罗汉和二乘辟支佛,也不能测知。修行净土法门的人,只要至心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名号一声,即能灭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,如果有人以净念相继,长时无间地念诵,就一定会往生弥陀佛国,而且品位不低。 




阿弥陀佛的光明,遍照十方世界,对一切念佛的众生,完全摄取不舍,只是众生未开天眼,不能知见而已,但念佛人到命终时,意根、命根齐断,前念不生、后念未起,刹那之间,阿弥陀佛现于当前,即蒙佛接引,顿断生死、超离三界。

净土宗的戒律观
提示:

净土宗的戒律观

净土宗的戒律观

慧净上人

首先,恭喜大家受戒回来,成为一个如实的出家人。

受戒,是出家人最基本的身份代表,至少要受过沙弥戒或者式叉摩那戒,出家没有受戒,严格来讲不算是出家人。然而我们是专修净土法门,对净土法门的戒律观,我分五点说明。

第一,持戒不依戒。

持戒是出家人最基本的生活与修行,在佛陀时代还没有宗派之分,只要是出家人都要受戒守戒,以戒为本。佛教到了中国分为八宗,但八宗也都必须要受戒守戒。

八大宗派之中除了净土宗,其他宗派都是圣道门,属于自力难行道,不是他力易行道。我们是净土门,属于他力易行道,所以我们是持戒不依戒。

圣道门之各宗各派,都要受戒、持戒,而且要持戒清净,之后由戒生定,由定发慧。戒定慧是圣道门的过程,戒又是圣道门的基本功,所谓「戒为无上菩提本,应当一心持净戒」,没有戒,谈不上定跟慧。修圣道门是靠自力,靠自力修戒定慧三学,三学成就而了脱生死,成就佛果;但持戒清净很困难,无戒则无定慧,无定慧则不能了生死成佛道,这样就失去了出家受戒的终极目的。

但是,即使持戒清净也还不是解脱,因为那只是基本而已。戒是防非止恶,防止三业之中的身业与口业,而意业要靠定,成佛更要靠定与慧。

对净土宗的出家众来讲,也是要受戒守戒,但即使持戒清净,也不靠戒的功德,不依靠戒到极乐世界,完全都依靠弥陀救度,依靠弥陀名号。所以对净土宗的出家众来讲,对戒律,是持戒但不依靠戒。

第二点,持戒之精神。

即使受了戒──不管比丘戒、比丘尼戒也好,沙弥戒、沙弥尼戒也好,我们能做得到吗?做到又能做到几分呢?其实我们是做不到的。老实讲,如果能够不犯根本大戒,可说已经是阿弥陀佛了。事实说来,即使受了戒,我们也有意无意的在犯其他的戒,乃至根本大戒。

戒,是佛陀二千五百年前,在印度随着当时时节因缘,也就是当时的人事境物而制订种种的戒律,现在时空遥隔这么久、这么远了,虽然很多戒条未必适合现代与适合当地,但基本上大部份还是我们所应该遵守的──可是其实我们也做不到。

印光大师专修净土法门,对净土法门的戒律做了一个戒律观,很简单但也很扼要,就是「粗持重戒,老实念佛」。这个就是净土宗不论出家在家所应该遵守的。

可是我们还是有意、无意的会去犯,那怎么办呢?一方面,戒是二千五百年前所制定出来,一方面我们又做不到,所以就是 持「戒之精神」。

也就是说,持守「戒」的精神,戒的目的要我们生活简单朴实,语言诚恳和蔼,威仪安详稳重;要我们恒常观心,防非止恶;要我们诸恶莫做、众善奉行。我们就掌握这个精神,体会这个精神。

既然要诸恶莫做众善奉行,那不管戒律有规范到的条文也好,没有规范到的也好,凡是恶的,凡是非的,凡是在此时、此地、此人,现在的时间、时段,现在的空间、环境,现在的人事,不应该做的,即使戒律上没有规定,我们也不可以去做。这个就是把握着戒的精神,持守着戒的精神。

不然戒条里面很多已是不合现在的时空,我们要怎么去遵守?这是第二个,持「戒之精神」。

第三点,戒如照妖镜。

我们面对戒条,这个不能做,那个不能犯,可是我们有心去持守,但无力持守,所以戒条无形中就像一面照妖镜,照出我们凡夫的本性、本来人。

善导大师在《观经疏》说我们都有佛性,可是「垢障覆深,无由显照」。又说我们是「罪恶生死凡夫,无有出离之缘」。这两段话,可以说是惊天动地,惊心触目!

有佛性,可是被贪瞋痴深重的覆盖着,无法显现,那注定永远地没办法成佛;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无有出离之缘,那肯定永远都在六道里面。六道得生人天是很稀少的,往往都是在三恶道,那岂不是更让我们仰天伏地,嚎啕大哭,甚至无声无泪,无法形容地伤恸至极!所以看到这两段法语真的是惊天动地,触目惊心。

那善导大师所讲的是真的还是假的?我们以戒律来检讨我们的身心,就知道善导大师所说的没有错。

戒,我们持不清净,即使持清净了也不能解脱。也就是说,戒是世间法,世间法不能解脱,出世间法我们更做不到,所以注定我们无有出离之缘。所以有受过戒,了解戒的条文,才晓得我们是罪恶生死凡夫,那这样怎么办呢?有这样的深信,这样的罪恶观,就能够很容易的体会弥陀的悲心救度而全身心通身靠倒弥陀的救度,成为机法二种深信的念佛人。所以说戒就好像照妖镜。

第四点,往生(念佛)胜持戒。

若念佛往生,在家胜出家;不念佛往生,出家输在家。意即:能够念佛往生极乐世界的话,则在家人胜过出家人;不能念佛往生极乐世界,即使是出家人持戒清净,乃至高僧大德,都不如往生极乐世界的人。因为念佛往生极乐世界不但脱离轮回,而且能够成佛。

持戒的目的就是为了奠立基础,进一步修定发慧,目的就是为了脱生死,但却由于不能持戒清净,而不能了脱生死,还有下辈子,还有轮回,这样危险就很大,往往堕落三恶道,所谓「从天生地狱」、「一失人身,万劫难复」、「佛袈裟下失人身,重得人身有几人」,往往不是钉床火柱就是牛胎马腹。

所以,虽然出家可贵,受戒、持戒更可贵,但对我们来讲有最高无上可贵的,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:「一向专称弥陀佛名」,而「切愿往生弥陀净土」,这是最高无上的可贵。

《观经》说:「若念佛者,即是芬陀利花。」佛陀以芬陀利花赞叹念佛的人,不以芬陀利花赞叹受戒、守戒的人。

《大经》也说:「 其有得闻彼佛名号,欢喜踊跃乃至一念, 当知此人为得大利,则是具足无上功德。」念佛能具无上功德,但持戒不能。

第五点,贤能非戒腊

净土宗的教团是依贤能为主,「贤」就是品格、品性,修为、修行,「能」就是能力,思惟的能力,语言的能力,办事的能力。我们是依贤、依能,即所谓「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」,不依戒腊。

也就是说,净土宗是讲平等的,所谓「五乘齐入」,不分是比丘、比丘尼,沙弥、弥陀尼,也不分在哪里出家,只要进到我们这个道场,每个人都是常住众,彼此平等平等。所以,不分男众女众,不分出家长出家短,受戒长受戒短,是受什么戒,都不分这一些,只要是贤能,就能普受敬重,就能获得重用,职位就排在前面,我们就是这个观念与作法。

受戒之后才晓得,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无有出离之缘!垢障覆深,净体无由显照,即使持戒也持不清净,就像道绰大师所讲的:「纵有人天果报,皆为五戒十善,能招此报,然持得者甚稀。」道绰大师所处的是隋唐佛教黄金时代,持得者都已经很少了,何况是末法时代呢?末法时代无论出家、在家,「若论起恶造罪,何异暴风駃雨」,所以对我们出了家受了戒的人,更应该要有惭愧心、谦卑心。这样的话,就回归到我们的宗风──对弥陀恭敬信顺,对他人恩慈体贴,对自己谦卑柔和。

受戒之后更要尽量对他人恩慈体贴,对自己谦卑柔和,同时让美归功、分怨共过,所以对于宗风所讲的「对他人恩慈体贴,对自己谦卑柔和」、「让美归功,分怨共过」,希望大家能够彻底的学习,尽量的做到。

受戒回来了,不管男女老少,智愚贤劣,都是人天师范──但实在是很惭愧,一点都称不上,但至少要像宗风所讲的「凡事守大体,有分寸」,安守自己的本位本分,而在思惟上要得体,要守大体有分寸;在言语上也要得体,也要守大体有分寸;在举止上也一样。思惟见解、为人处事都要守大体,不要胡思乱想,不要起情绪。如果能够平静、理性,就能够生长智慧,就能够晓得应该怎么说、怎么做。

今晚就谈到这里。

南无阿弥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