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学语文网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中学语文网 > 初二语文 > 正文
刀锋乱世情的分集剧情
刀锋乱世情的分集剧情
提示:

刀锋乱世情的分集剧情

举枪要射击华扬生和秋兰的日本兵突然像有什么东西击中双腿,相继跌倒,钢盔甩得很远,叮叮当当顺着码头石阶滚下去…… 船行江面,风和日丽,华扬生站在船头,不小心掉落假胡子,船上的便衣发现,立刻率人围捕,华扬生拉着秋兰跳下水去,拼命游到了岸边。二人在树丛里点起火堆,烤着衣物。秋兰赤裸的玉体让华扬生心猿意马,他悄悄躲到一边,让自己安定下来。秋兰抱住他,颤声说,扬生哥,你要了我吧。华扬生慌乱地推开她说,父亲的仇不报不能成婚。秋兰发誓,这辈子除扬生哥我谁也不嫁。华扬生说凭我的修脚刀,我们会有好日子的。秋兰拿出鸳鸯戏水的手帕,我也有手艺,做绣品攒我的嫁妆。 大山深处一个村边,华扬生和秋兰再也走不动,秋兰饿得昏了过去。华扬生掰了一个玉米棒,不料被地主黄胜仁发现,遭到毒打。黄胜仁逼迫秋兰做他的小妾,华扬生怒而与黄胜仁鬼腿子撕打,危急时刻,新四军连长冯东来解救了他。冯东来奉命准备去南禾镇开展工作,他向华扬生道一声后会有期,带一队彪悍战士绝尘而去。 华扬生决定冒险去城里,只有修脚才是活路。荒凉的小路上,华扬生和秋兰背着包袱凄然地行走。 桂昱蓉回到南禾镇,佣工小垛子牵着骡子跑出老远接她,高兴得流下眼泪。昱蓉看到家门口竖着偃月大刀,知道老父亲出门为病家诊治去了。桂昱蓉的老父亲桂之章曾被点为晚清武状元,护卫过孙中山,跟孙中山去过日本,解甲归田后拾起中医底子乐于四处行医。桂昱蓉进得门来,纳闷为何不见大哥二哥,小垛子喊着大小姐回来了,二哥桂昱昉这才懒洋洋打开房门,敷衍着向昱蓉打招呼。桂昱蓉察觉了什么,猛地冲进二哥住室,却看见大白梨云鬓纷乱,衣襟不整坐在大哥床上,昱蓉恼火地骂她自己有丈夫还勾引大哥,大白梨满不在乎地说,昱蓉,我那个丈夫坐地炮你还不知道吗?哪有你大哥这般撩人啊。桂昱蓉把她推了出去,怒斥二哥,桂昱昉狡辩他这不过是采花问柳不大检点罢了,老大桂昱明可是干着掉脑袋的事。桂昱蓉急忙跑到镇公所,见大哥正在新四军的队伍里操练,冯东来指导他打枪。昱明看到妹妹,说他要参加新四军,要她也参加,昱蓉说这事得父亲说了算。 小垛子跑来告诉桂昱蓉老爷回来了,桂昱蓉拉起昱明回家。远远看到桂老爷进门,小垛子就吃力把偃月大刀扛了进去。桂之章见了女儿喜不自禁,自是一番思念之情。全家聚餐时,桂昱蓉说毕业了,想去县城当教师,桂昱昉说日本鬼子马上就要打进南禾镇他要逃难,昱明却要去参加新四军。桂之章的脸色骤然阴沉,怕他们干什么。桂之章指指偃月大刀对昱明和昱昉说,谁舞起这把大刀,谁就自便。老大老二拿都拿不起,老爷子轻巧地拎过偃月大刀舞弄一番,羞得两个儿子低首自惭。桂之章吩咐小垛子拿过几本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汤头歌诀》分给儿女,要他们闭门学医。 小垛子扶侍桂之章走进镇里唯一的南禾浴池,洗烫搓背之后躺着喝茶,与镇上有名望的族长高谈阔论。说起日本人即将来犯,族长忧心忡忡。桂之章说他那把偃月大刀这几日夜里铮铮作响,怕是欲饮倭寇鬼血了。一个浴客遗憾南禾没有修脚高手,桂之章兴致来了,说起当初孙中山观音山越秀楼脱险前一天,请扬州来的修脚师修好了脚病,不然次日乔装脱险怕是走不动的。 华扬生在高淳县城小浴池找活,老板看他试活刀如飞龙,惊问你是扬州神刀华贵丰的什么人?华扬生说是他的小徒弟,名叫常顺,老板当下就留住了他。秋兰绣了鞋面、头巾,拿到街头摆摊。一群国军士兵围住她纠缠,恰遇三战区256师4团团长安一雄跨马路过,鞭笞士兵。他见绣品精致,问及姓名,秋兰说叫秀女。 深夜,简陋的住房里,华扬生在磨修脚刀,发现秋兰夜半借着街灯偷偷赶活,很是心疼。秋兰振振有词地说要多卖些钱成家立业。 翌日大早,拎着工具箱的华扬生出门就被抓了壮丁,推上大卡车送往前线。秋兰惊起追赶,扬生大喊,好好活着等我——

刀锋乱世情刀划军官腿是哪一集
提示:

刀锋乱世情刀划军官腿是哪一集

刀锋乱世情刀划军官腿是哪一集 电视剧《刀锋乱世情》一九三七年底的扬州古城,烟花垂泪堤柳哀号,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碎了一个个温馨的水乡梦。那一夜,人称“修脚小神刀”的华扬生一把飞刀掠过,救下了正被日本兵追杀的国民党团座安骏雄。扬州首富桂之章的小女儿桂玉蓉是安骏雄的恋人,却在一次偶患脚疾时爱上了为她解除极度脚痛的小师傅华扬生。于是,已经是安骏雄救命恩人的修脚小神刀同时又成为了安骏雄的情敌,一场乱世情爱便被人性道义善恶叛逆扭曲得面目全非了。   修脚师华扬生飞刀杀死两个日本兵,竹内之助追捕时杀害了他的父亲。华扬生携秋兰出逃途中住房被炸,误以为秋兰已死。在南禾镇,意外与曾经在扬州搭救过他的桂昱蓉相见。   桂昱蓉遵从父命嫁给国军团长安一雄,她却暗中爱上华扬生。安一雄妒忌华扬生和桂昱蓉的关系,尽管得知华扬生就是救过他的小神刀,依然多次设计暗害;驻守南禾镇的竹内之助怀疑化名常顺的华扬生是杀了日本兵的凶手,但华扬生总是死里逃生。   秋兰没死,他寻找到华扬生,却被安一雄强奸,她带着屈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华扬生修脚时用断魂刀法杀死竹内之助为父报了仇,企图炮轰桂家大院的安一雄也死在华扬生的刀下。   解放后,华扬生失踪了三十年,桂昱蓉苦苦等他三十年。竹内樱子重返南禾镇,为父亲赎罪。华扬生终于再次拿起修脚刀,和桂昱蓉一起走进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……